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桌上的小穴】(01)【作者:303】
【桌上的小穴】(01)【作者:303】
字数:72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这个设定用来写NTR类作品非常带感,我想大家已经联想到一群人豪不负责任对这个小穴做一些不可描述之情的画面了吧,再加上青梅竹马的设定,哦呵呵。这是本人第一次投稿,写作手法上,H的描写上肯定会出现很多问题,希望大家多提意见,指导我改善,谢谢。

  「走吧,蒋阿姨让我们去镇上超市买些缺的东西」

  琴一边说着一边不耐烦似的把一张手写的清单递向我,同时偷偷瞥了瞥身后正窸窸窣窣不知说着什么并满脸笑意望向我们的两名大龄女青年——正是一脸坏笑的我妈和芹的母亲。

  在此我申明一下,大龄女青年什么的说法可不是我故意讨好我妈,而是老爸的要求。这两笨蛋夫妻天天在我眼前秀恩爱不说,还依仗着手握财政大权,以克扣我少得可怜的零用钱做要挟,处处对我钳制。

  就因为前段时间电视上评论广场舞大妈什么什么的新闻触动了我妈那不算纤细的神经,对时间的流逝发表了长篇大论之后,深夜中,老爸就摸到了我的床边,跟我订下了这「君子协定」(霸权主义的威胁)——对我妈的称呼一切向年轻的靠拢。

  在被克扣了近500块零用钱后,我甚至在梦里都不敢说出大妈、老妈之类的词汇。就在我对丧失言论自由大为不忿地思考着时,脚背上传来穿心的疼痛——「啊啊啊!!」。

  琴狠狠的一脚踩了上来,并迅速把脚抽了回去,恶狠狠瞪了我一眼,而后回头笑容满面地对我妈和张阿姨(琴的母亲)示意一下,回过头来,用拳头在我面前晃了晃,示意我马上出发。我只好耷拉着脑袋,晃晃悠悠地迈步向前,满肚子不忿发泄在路边的小草上,距离我1米以内的小草全被我踩了个遍……

  袁琴是我幼儿园时期就认识的家伙,那时是我记忆中第一次的搬家,之前的家是什么样子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只是模模糊糊记得墙面挺黑,屋后有一片鱼塘。而袁琴一家就是公寓同一层楼的对门邻居,第一次搬家来的那一天,我躲在老爸的身后,紧紧抓着他的深蓝色工作服裤腿,漏出半边脸,小声向对面也躲在大人身后偷偷望向我的琴打招呼「你好」……

  之后的经历只能用孽缘来形容,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天,每次开家长会,两边家长一见面就跟亲姐妹一般热情。同样不变的还有两个儿童的班级地位,万年不变的优等生与拖油瓶,当然我是无所谓的,沉浸在漫画的海洋里扑腾可比背书幸福多了。还好老爸深明大义,除了对母上大人的称呼以外,并不会乱扣我的零花钱……万幸,万幸啊。

  「啊!」我捂住右手臂疾声痛呼,琴扬起嘴角,用一种居高临下蔑视般的眼神望向我。琴迅速往旁边看了一圈,确定没人注意我们后笑道「想什么呢,还不快走」。

  小学五年级以前明明关系还挺好的,但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仿佛突然之间,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在公开场合跟我斗嘴,能用拳脚对付我就基本不用语言表达,对其他人却一直保持笑脸,一副乖宝宝高材生的模样,只有我知道她在这虚假形象下丑恶的

  清单上的东西基本都是配菜与调料,也包含要更换的日光灯管等体积大的易碎品,当然,后者肯定是我的任务了。跟在前面哼着英文歌的琴身后,步履蹒跚的我愤愤不平「你也稍微考虑一下我啊,我拿这么多,很累的,你就不能走慢一点吗」。

  琴不屑地说道「那是你的问题,可不是我的」,说是这样说,但她依旧稍微慢了下来,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互相间斗嘴不断,但心底依旧还是会为对方考虑的。

  这时在路边一个奇怪的摊位吸引了我,那小贩穿着一袭灰色长袍,在二十多度的今天按理说应该格外引人注目,但周围的人仿佛看不到他似的各行其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摊位前奇奇怪怪的小物品也完全看不出是拿来干什么的。心中不自然地生出一探究竟的想法,我拉住了琴「琴,我们去那摊子上看看吧?」
  琴二话不说又踩了我一脚「我跟你说了无数次,别随随便便叫我名字!还有你只靠左手的话,快要抱不住东西了哦」。我大惊失色,迅速抽回手把东西牢牢护住,这如果砸了,估计下个月就没有零花钱了。

  约4平米的白色方巾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贴纸,上面所印着的图案像塔罗牌般晦涩难懂。我瞥了一眼这奇怪小摊的老板,从皮肤上看不过40多岁的年纪,却面容阴沉,从长袍下漏出的左手臂上布满了斑痕。

  不知是对他这一身奇怪的装扮还是这一摊一看就不值钱的贴纸如何养活他产生了兴趣,我仔细看了看他的样子,耷拉着的双眼似乎对一切都不感兴趣,嘴角却不停抽动着,喃喃自语着什么,样子普通平常,是那类路过你身边毫不起眼的普通人。

  我的兴趣转向商品,以暗红色作为主基调的背景色,实在不符合当下喜欢购买贴纸的主力群体- 女生的审美观,而像极了塔罗牌似的欧洲抽象主义绘画风格的图像更是决定了其常年堆仓库的下场。不过老板也实在是好运,居然遇到了我,一个热爱漫画的中二少年,对于一个中二少年来说,这种灰暗而抽象的贴纸正是带有某种魔力的证明,应该是可以用来进行诅咒——诅咒王秃子上课不会点我起来回答问题的优质素材。

  其中一张贴纸吸引住了我,一个人盘膝而坐,握住了面前的一只手臂,而周围却有无所知手臂向这支手臂袭来,而这个人的背后有着三个月亮,正是凸月、弦月、峨眉月的样子。看来是象征着拯救的意义呢,正符合我这杰出青年的理想不是嘛,我伸手拿起两张正准备细看,背上又挨了一掌,正是琴干的,她一脸气呼呼的表情「快走啦,你盯着地板看什么看」。

  我看向她刚想反驳什么,一回头前面竟然什么也没有,我惊出一身冷汗,不由紧紧握住了手上的两枚贴纸……激动了整整三天,我每天都回到那个地方试图再找到那个长袍人的踪迹,却一无所获,但却愈发肯定了手上的两枚贴纸的神秘性。

  我会不会拥有魔法变成超级英雄什么的呢,我躺在床上,用双手拿着一枚贴纸背对着日光灯,试图看穿这张贴纸的魔力,另一张贴纸则被我慎重保管在了我的小木盒里,里面是我从小玩到大,一直舍不得扔的各类怪异的小物件,这个小木盒被我小心翼翼地藏在衣柜的最底下,生怕被母亲大人扔了出去,她对我喜爱这些东西一直都深恶痛绝、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第四天到了上课的日子,五一假期过了,跟随着稀稀拉拉的队伍向着学校前进时,那种百无聊赖的感觉总是试图将我往家的方向引诱,但是袁琴恶魔般地视线时不时从前方人群飘过来,为了晚上回家不被父上母上大人混合双打,我决定还是向黑恶势力屈服……

  「光明终会到来,正义也会战胜邪恶」明明已经高中一年级了,已经脱离了所谓中二的年纪,却死不悔改的我模仿着昨晚看的漫画人物,暗暗进行着心底的呐喊。话说早上明明是袁琴叫我一起上学的,看着她扎着清爽干练的单马尾、一身浅蓝色连衣裙短白袜满脸笑容敲开我家门,刚走出公寓大门却撇下我跑到前面,始终保持着50米的距离算是哪样啊!

  终于在上课铃响前,我坐上了我在最后一排从左往右数的第二个座位,正感叹小镇因为人口流失,高中开始可以一人一桌感受资本主义幸福的荼毒,却好死不死看到了同时到达的王秃子,这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满脸痘痘,头发稀疏得不行,却喜欢把脑袋两旁剩余的头发留长后向头顶梳上去,试图掩盖那贫瘠的荒漠,产生了一种戏剧般的幽默效果……

  靠近他两米以内就会闻到一种奇怪的臭味,就像是打死打屁虫以后那股呛人的感觉,前排女生不止一次向校长提出意见,但一直以来却没有什么效果。
  我想,除了王秃子一直申诉自己每天都洗澡以外,更大的原因是这个小镇除了学校少,教师资源更是少得可怜,年轻一些有本事的都去大城市教书了,再少一个老师的话就会影响正常教学了吧。

  王秃子拿起了那本破旧的备课本,一边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说道「假期刚过完,大家都收收心,很快就要期末考试了,如果没及格小心高三拿不到毕业证啊」,王秃子是某野鸡院校毕业,常常有意无意表示自己回到家乡小镇教书是为家乡做贡献,大材小用了。

  但小镇地小人多,来来回回就那么些人际关系,很快就有耳闻王秃子当初分数不够是调剂进了什么保健体育专业毕业,这专业很难找工作,王秃子进了学校又混了多年,勉勉强强才补考拿了毕业证,其实不回来教书也是没了什么出路的。
  王秃子五十好几的人了,满脸痘痕,一双眼睛总喜欢斜眼瞧人,加上那体臭难忍,大家都不买他的帐,但王秃子毫不在意这些,还喜欢注视班里的漂亮女生,袁琴刚开学不久就跟我抱怨王秃子这人是个老色鬼,看人的眼神就像是用视线把人上下老虎舔了个遍,有种湿哒哒的感觉,甚是恶心。

  此刻他用眼神扫了一遍全班后,有意无意中又把视线投向了袁琴。嗯,好吧,那眼神确实有些恶心人的感觉,连我都起鸡皮疙瘩了。

  袁琴小时候根本就是个假小子,天天跟我爬树、抓青蛙、在地上打滚,谁知道读小学三年级以后就不跟我到处胡闹了,五年级上了什么不能让男生听的课程以后有意无意就跟我保持距离,要不是住对门因为要抄她作业,我才不会搭理她呢。

  不过说来也怪,那之后琴感觉上越来越有女生的样子了,初中三年甚至是校花级别的,三天两头就有隔壁班的找她告白,但我映像里都没有了下文……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没有本班的人向她告白呢?这一直是我初中三年里感到疑惑不解的问题之一。

  孽缘持续到了高中,袁琴更加受欢迎了,大概是小时候成天跟我到处跑的原因,体型十分匀称,除了胸部还没怎么发育也就B左右,腰部和臀部该细的细,该翘的翘,连我老爹有时都会瞟两眼,那老不正经的事就不说了。琴眨着双眼皮,又上翘的眼睫毛向我示意王秃子盯着她让她有多难受,但我却被那细腻白皙的肌肤、淡淡透出桃红色的脸颊所吸引,一时没回过神来。

  啪,我的脑门挨了一橡皮擦,扭头向左一看,一头刚好到耳垂左右的短黑发班长用左手顶了顶鼻梁上的眼镜,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班长是个老古板,明明校规没有硬性规定,却天天穿着校服,小镇的学校考虑到大家的经济问题全年就一套校服,只是上衣分了夏冬款,而那始终不变的长裤嘛,鬼知道班长到底热不热。

  班长常年带着副褐色边框的眼镜,刘海也比较其他女孩子略长,平常其实挺少说话,三天两头管我学习态度是出自英语老师的要求,英语老师是我小姨。
  前年才从师范大学毕业,一回到家乡教书就分到我们班,我还是挺开心的,毕竟小姨年轻漂亮又喜欢穿白领服(她说是为了纠正学校懒散的风气,要求自己开始严格要求),是大部分男生心中没法碰触到的女神,时不时就到我家串门,偶尔还能吃到小姨亲手做的菜,羡煞旁人哇,哈哈。额,这事得保密,不能让其他男生知道,不然我就惨了……

  我白了她一眼,老老实实看向讲台上的——秃子,心里却不老实:班长看起来老土,其实把刘海分开,摘下眼镜属于跟琴不同类型的美女,其他人只是没怎么注意罢了,但怎么瞒得过我的法眼(其实是小琴偷偷告诉我的,她们不知道为什么关系不错。

  有次一起去了澡堂后神秘兮兮地专门跑来跟我说的),嗯,属于古典型?大概吧,我反正是喜欢阳光运动型的健美女生的,不是指袁琴啊,我才不承认她是我喜欢的类型呢。

  王秃子絮絮叨叨讲了一堆没有任何新意的话后,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试图用动作来表达自己课程的内容,而不是用语言。我经不住这无聊课程的折磨,眼皮止不住地闭合起来,突然左侧一股寒意扑来,我吓得打了个激灵睁大了双眼,班长见我这么识大体,一边扶了扶镜框,难得地扬起了嘴角。

  成绩一直处于班级中下游的我自然有一套自己偷懒的方式,我开始一边转着笔,一边让思想遨游于无尽的海洋中,在把最近所有看过的漫画情节重温了一遍后,我想起了这几天一直不离身的那张贴纸。

  我小心翼翼地从背包外侧的夹层中取出贴纸,仔仔细细又看了一遍后,对这几天不停重复注视却丝毫没有变化的图纸失去了兴趣,想找个地方贴上去了事,又怕再次被班长训斥,于是顺手贴进了课桌的抽屉里上部的木板上,然后拿出一本漫画,用书本作为掩护,翻看起来……

  正在我歪着脑袋看得入迷时,左手肘突然感觉到了一股软软的、温热触感,我吓得不轻,立刻抬起手臂看向那里,只见一团黄黑相间的短细绒毛包裹着嫣然一缝就那么不可思议般出现在了桌面上。

  正好就在桌沿靠近中间的地方,我呆愕在现场,不敢相信般揉了揉眼睛,将左手食指的关节处放入嘴中咬了下去……「疼!」我痛苦地皱起了眉头,王秃子盯住了我,我立刻挺胸坐直,冷汗潺潺流下……

  我左右望了一下,居然没人注意到我桌面的异常,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次看向这奇怪的物体。绒毛黑黄相间,黑色的是较长的绒毛,大约有1。5公分左右,而黄色的绒毛其实根部也是黑色的,只是从中间开始颜色逐渐变淡,到绒毛尖的时候就成了黄色,这样的黄色绒毛最长的也只有1公分而已。

  这些黑黄相间的绒毛将覆盖在一条细细的缝隙周围,似乎是想要保护这条缝儿似的,我不禁产生了好奇,用一张口纸裹住右手食指,尝试着伸向那条缝隙,在靠近的过程中,那股热流透过口纸传递至右手,我吞了一口口水继续按了下去。
  「好软、而且好热」这就是我的第一感觉,我试着按了几次发现似乎没什么危险,于是将口纸从手指上扯下来,直接摸了上去。手指从缝隙的上方顺着绒毛向下摸去,感觉非常舒服,既不会让人害怕也没有反感。

  「那么这条缝是什么呢」我小声地喃喃道,我拿起笔头试着戳进去一点点,拿出来时带起了黏糊糊地一条透明丝线,我似乎知道这是什么的,我兴奋地用两个大拇指将缝隙掰开,只见中心处两片粉嫩的贝肉合拢在一团,旁边略带湿润的穴肉与肉贝上方那一粒小小的突起不断颤动着,弥漫着一股淫靡的气息。

  我保持着用大拇指掰开外阴部,然后伸出双手食指掰开了那两片小小的贝肉,一股热气冒了出来,一个米粒般大小的孔洞出现在我面前,这才发现自己也已经满头大汗。

  食指刚因为一不注意而滑开,那对贝肉就不断努力着向小孔合拢,仿佛抵触着我的侵入,我回复了心神,再一次拨开那对贝肉,发现那小孔周围有一层粉红色的薄膜,颜色明显比肉色浅,仔细看去,似乎还有毛细血管分布在上面。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女性的小穴了,可是为什么我的桌子上会出现这么一个违背常理的现象呢,我灵光一闪立刻低下头看向桌子里,只见那张贴纸正发着淡淡的光,不注意地话是肯定看不到的,我又惊又喜想把贴纸撕下了细看,忙活了半天却怎么也扯不下来,正在我绝望地时候下课铃响了。

  「铃- 铃- 铃——」「起立,老师辛苦了」,在吵杂声中,我不得不站起来象征性地低了低头,刚抬起头头来,却看到袁琴一阵快步走出了教室,不知道急着去做什么事去了。

  这时,坐我右边的肥仔也不看我的脸色,右手臂勾住我的脖子靠了过来。这肥仔在班上明明没有其他人愿意跟他搭话,我开学时也就好心帮他捡了次橡皮,他就自诩为我的好友兼人生导师,天天在我耳边嗡嗡着什么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之类的毒鸡汤。

  也不知从哪个网上抄下来记在一个小本子上,当他发觉我没怎么回他话时,就摸出这个小本子,翻来覆去想找些自认为能勾起我兴趣的名言警句。嗯,偶尔确实有些句子不错,可以作为我在家里画召唤阵时用来咏唱的咒语。

  肥仔人如外号,肥的不行,1米75的身高,接近250斤的体重,一到了夏天额头就会不停地冒出不知道是油还是汗的液体,身体周围常年弥漫着一股像是蒸汽般的神秘雾气。

  因为不喜欢洗澡,隔了两米都能闻到一股怪味,和王秃子的不同,是一种生肉腐烂的闻到,上学期时因为周围几个同学老是找班导投诉,所以被换到了最后一排,而他坐他周围也成了班导惩罚不好好学习的学生的一种措施,简直反人类听说这肥仔还和高三的某肥佬是表兄弟关系。

  一起找他们就任教务处主任的大伯申请了一个视频学习工作室,每天偷偷摸摸躲里面不知道干什么,其他人对那个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小房间绝对是保持着10米以上的距离的。

  「你上课干嘛呢,老在摸桌子」说着就盯着我桌子看去,我大惊失色趴下去试图捂住,却被肥仔单手就拧了起来「明明什么都没有嘛」。

  我闻言低头重新审视起来,可那违背常理的小穴如此真实的存在于桌上,甚至还有些颤巍巍地抖动着,小缝也开了一线,像是有什么黄色的液体就要喷射出来,却消失在了离开小缝后2公分的空气中,我不禁哑然……

  在跟肥仔扯皮了半天,终于把他打发了以后,我一门心思投到了这个小穴上,手指头不停在上面扣扣挖挖,两片贝肉中逐渐渗出了晶莹的液体,我用拇指和食指试着捻起这透明液体,却在小穴和手指尖间拉起了长长一段麦芽糖般的粘稠桥梁,我不断张开又闭合拇指与食指,看着这透明的液体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一整天,我完全忘记了上课,除了小心翼翼地没有破坏那薄膜外,我把小穴仔仔细细玩了个遍,特别是穴肉靠上部分的那颗小豆豆,在我不停的玩弄下,居然逐渐变得又红又大,比起刚开始那时整整肥硕了一圈。

  中途从贝肉中渗出了少许粘稠的白色液体,跟透明的液体不同,那白色液体更加具有粘稠性,且带有一丝淡淡的香气让我欣喜异常……

  放学后我跟袁琴一起回家,她这次居然没有专门离我几十米距离,而是靠了上来面色通红地用手扯了扯我的衣角,张开了温润如玉的嘴唇,半晌却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只看到那上翘的黑色睫毛微微颤动,我不禁伸出手跟她握在一起,这一次,我们两人都没有在意周围是否有认识的人,心中温暖又激动不已,只想让此刻这说不清道不明地感觉能一直、一直延续下去。

  回到家里,小姨居然来了,正在和母上大人一起在厨房准备着饭菜,我把背包一扔,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跟老爸一起欣赏起面前难得的美景。

  我两相视一笑,都不点破对方心里那点小心思,专注于面前的职业装美人的身姿。

  小姨是从学校直接过来的,职业装短裙加上连裤黑丝,直看得我鼻血上涌,1米68的身高配上凹凸有致的身材家加上那干练飒爽的动作,以至于我第一次画地图时梦里的女神就是小姨。

  老爹虽然跟我视野方向一致,但他注视的却是母亲大人,这对笨蛋情侣平常都是老爸下厨,围着围裙却套着一身休闲装的母亲完全吸引住了老爸的目光,那炙热的眼神,我、我是受不了了……

               第一章结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